第03版:
3上一版  下一版4
 
年,醉美在乡村
别了,这一个年假
报春花
年 味
记忆里的年味
为新年添一抹书香
一条溪水的春天
一碗鲫鱼汤
点亮春节的红灯笼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2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年,醉美在乡村
熊 斌
 

“过完腊八便是年。”进入腊月,喝完腊八粥,大人孩子就掰着指头盼新年。“新年到,真热闹,闺女穿花衣,崽俚放鞭炮,老太披花巾,老头戴新帽……”孩子们天天脸上写着兴奋,大人们高高兴兴地忙着备年货,乡亲们聚到一起的话题总是“你家儿子什么时候回?”“我家老二会带女朋友来!”……整个乡村洋溢着迎新年的喜气。

腊月廿“掸扬尘”,“掸扬尘”是对家进行一次大扫除,有辞旧迎新之意。家家户户会用一根细长的竹竿扎上扫帚,细心拂去墙顶和角落里的蜘蛛网和灰尘,把门窗、家具、碗筷、器皿擦得光亮如新,再将房屋四周的场地精心清扫一番,就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地静候新年的到来!

“夏鱼吃鲜,腊鱼吃腌。”腊鱼腊肉,既留着春节待客,也寓意“年年富足有余”。以前族人们会聚到一起,把村庄四周的池塘一一抽干,再热热闹闹地把鱼捉起洗净,平均分发到各家各户,分到鱼的当晚家家会佐上辣椒、大蒜和姜末,煮上一锅鲜美的鱼汤,饱饱地吃上一餐全鱼宴……早年间杀年猪是件很令人兴奋的事,平日里乡亲们很少能沾上个荤腥,腊月里生产队会选个晴好的日子,挑出几头滚圆肥猪,请来几个能干屠夫,派上几位精壮后生,备好几锅沸开大汤,准备几块摆肉案板……这边,大锅灶里红红火火,被捆的肥猪不住嚎叫,屠夫们潇洒地甩去臃肿的外套,手持长长的尖刀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边,帮忙的后生跑前跑后,围观的乡亲开心谈笑,一个个满脸洋溢着兴奋……是晚,家家的厨房里飘散出猪肉的浓香,整个村庄的上空弥漫着开心的年香味。

“大雪纷飞,写信至归,有钱没钱,回家过年。”随着新年的临近,漂泊游子的心越发似箭一般,一个个陆续从千里之外的异乡往家赶!一年的漂泊、奋斗和辛苦都化作对家的思念,开着宝马奔驰,乘上凌空飞机,坐着动力火车,搭个顺风便车,一路平平安安回到家中……遇到村里的大伯大叔,赶紧上前敬根烟;遇上大妈大婶,立马问声好!一时间,平静惯了的乡村就多了几分热闹,平添了几多喧哗。

除夕团圆吃饺子、看春晚、发压岁钱,将年味掀起高潮。白天,女人们忙着杀鸡宰鹅炸肉丸,男人们带着孩子挂灯笼贴春联,虽然忙,但忙得一脸高兴,忙得一脸喜庆。晚上,一家老小团团圆圆坐满桌子,盅里斟满美酒,桌上端上佳肴,红烧肉、红烧鱼,七荤八素,山珍海味,摆个七盘八碟。父子碰杯、母女对饮……一盅美酒,一声祝福,一份香甜,一串笑声,一脸春风。最后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上来,用筷子将团圆夹进口里,把幸福带进心里,再团团圆圆地坐在电视机前,一家人美美地看春晚,长辈给孩子发压岁钱……

新年新起点,万象要更新!初一早上有“三不”:不扫地、不戽水、不动针(妇女不做针线活),讲的是家中财水不外泄,妇女一年不辛苦,各有讲究。吃完早饭,孩子们给父母磕头拜完年,便三三两两上街买花炮,放到地上点燃,双手捂着耳朵躲得远远的,“啪!啪!”给农家小院增添几分喜气。闺女们穿上崭新的衣服,走东家串西家,那新扎了头饰的麻花辫在新年的空气中跳跃飞扬。妇女们悠然地瞌着瓜子儿拉家常,男人们相互走动,逢人敬上一根高档烟,老人们也穿戴一新,乐呵呵地看着笑着……新年的气氛就如烈酒一般浓烈了……

“初一崽,初二郎。”初一儿子儿媳拜完父母的年,初二做女婿的就要陪着老婆带上儿女去丈母娘家拜年了。女人会给父亲买条好烟,打瓶好酒,给母亲买盒补品,或置身衣服和鞋袜,给侄子侄女一个红包,外加一些糖果和点心,备好拜年的礼物,再坐上丈夫开的小轿车,就直奔娘家了。路上新年里走亲访友的车辆你来我往,络绎不绝。娘家门口,那条大黄狗早已摇着尾巴奔来,欢快地迎接女儿和姑爷的到来。外婆是疼爱外孙的,从点心盒里抓一大把糖果塞进哭闹的外孙口袋里,临走还不忘掏出一个大大的红包。

正月初七,乡村会起灯。游灯以龙灯为主,另外还有金鱼灯、河蚌灯、渔船灯、狮子灯……再伴着铿锵的锣鼓、响亮的鞭炮、欢快的笑声,又一次将春节的乡村带进热热闹闹,喜气洋洋!龙灯游完就到元宵了。短短的十几天,人们或忙相亲、或忙办酒、或忙满寿、或忙迁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如今的乡村酒席话题不再只是桑麻,五湖四海,其乐融融,一幅幅醉美乡村图!

 
3上一篇  下一篇4  
 
   
   
   

赣ICP备09013134号
宜春日报社主办 地址:江西省宜春市行政中心府东路1号文化之窗 邮编:336000
电话:0795-7091083 7091085
所有内容为宜春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