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
3上一版  下一版4
 
被拐女性怎样变身“最美乡村教师”?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5年8月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被拐女性怎样变身“最美乡村教师”?

 

最近,一则旧闻成了热点新闻。河北下岸村村民郜艳敏,在多年前被拐卖,但她“无怨无悔”“以德报怨”,反而在当地做了一名乡村教师。2006年末,她被评为“感动河北十大人物”;2007年7月,以她的事迹为蓝本的主旋律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开机。是什么样的境遇,让一个受害者最终成了奉献者?

郜艳敏不懂反抗,甘愿承受?

距离郜艳敏被拐,已经过去了21年。距离她被评为“感动河北十大人物”,也已经过去了9年。现在旧事重提,旧账重算,一定有理由。这个理由,不仅是对受害者的同情和关切,对当地以恶为善的厌恶,更有对郜艳敏“逆来顺受”的不解。

在她对媒体表示“我想平静生活”“不希望家人受到伤害”后,更多人讽刺她是“法盲兼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似乎这是一个可逃而不逃、可怒而平和、可用法律手段而放弃的女人。

可是,如果对郜艳敏21年的被拐生活做一次扫描,更容易得出她是“不懂抗争,只会接受现实的懦弱者”,还是“无可奈何,只能屈从现实的苦难者”?

其实,父母、丈夫、子女、地方政府,皆成阻碍

在郜艳敏18岁时,因外出务工轻信他人,被两个女人贩子拐卖,多经转手、惨遭强奸(媒体说法),最终被交易到一个距离北京250多公里的小山村——下岸村,“嫁”给了大自己6岁的不识字羊倌。历经哭闹、逃跑、被打、自杀等磨炼,终于获准在丈夫的陪同下回老家。在她期望家人和她久别重逢把她留住时,她父母的愚昧让人第一次震惊:“如果你不回去,他们就人财两空了。他们也是农民,不容易。另外,在咱们这个地方,结过婚的女子,再想找个好对象就难了……”

她三次逃跑两次自杀,每次逃跑,都被严加看管自己的丈夫抓回,每次自杀都被救活。可以说,在被拐卖的前期,她是一种求死不能、求活无路的生存状态。

除了以上种种限制,更有子女的牵绊。她被拐后生了两个孩子,“有时我想,为什么我这么小,要让我担这么大的担子?真不想再担了!可是不担又怎么办?只有坚持。”这是06年接受《南风窗》采访时,倾诉自己如果一走了之孩子怎么办的苦衷。

在逐渐有媒体关注郜艳敏后,当地政府为了防止她乱说话,特地派了一个人到郜艳敏教书的学校(之前那么多年,一直派不出人手),这个人平时不负责教学工作,专门跟着郜艳敏,向当地政府汇报她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一次,央视栏目《半边天》希望带郜艳敏去北京做节目,但镇领导对下岸村支书下了死命令:“如果《半边天》带走了郜艳敏,就撤你的职,开除你的党籍!”

如果这些痛苦,不伴随着纠结和阻碍,她一定不会变成一个“就这样吧,还能怎样”的忍耐者。

起初,当地政府觉得媒体的宣传有损颜面

2005年,曲阳县农民摄影家在深山拍片时,偶然发现了郜,将她的故事发到网上后,吸引了当地最大媒体《燕赵都市报》的关注,写就了一篇《被拐女子曲阳书写园丁传奇》的奇文,强调她对教育的无私奉献,并且这样的举动还感动了村民,“村民眼里再也没有‘这个媳妇是买来的’的轻蔑”。似乎,错的是郜艳敏,她用留在山村教学的方式“赎罪”。

这种正面报道,当地政府并不反感。但由于影响巨大,吸引了央视、凤凰卫视、南风窗等全国性媒体介入,从侧面反映了当地“教育资源投入严重不足”的事实

如果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也不会有所谓“最美教师”这档子事。

夺得“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后,她成了“正能量”的最佳素材

很多人以为郜艳敏获得“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是一次官方的安排。其实,很可能只是一次误打误撞。所谓“感动河北”的评选,并不是一个纯官方行为,而是由《燕赵都市报》举办的一个活动。郜艳敏作为由该报率先披露,并引起全国其他媒体跟进的新闻人物,似乎没有理由落选。

但这之后发生的事,显然是有意为之。下岸村不再把她当成败坏形象的案例,反而是值得鼓励的“正能量”,也积极考虑给她入党。在一些急需典型、甚至不惜编造典型的基层政府看来,有一个被主流媒体认可、被全国媒体报道的“感动人物”,求之不得。

2009年,以郜艳敏为原型、由河北电影制片厂投拍的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正式公映,同年8月,河北省委宣传部、省教育厅、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共青团河北省委、省妇联5家单位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全省认真组织观看该片。在省内,对郜艳敏的宣传走向高潮。

歌颂苦难,已经不再是一种被认可的宣传方式

翻查以前对郜艳敏的所有报道,几乎全是对她的赞扬,而乏人追究这种所谓“自己承受苦难,默默奉献他人”的背后,是不是有着必须追究的罪恶。

这和我们自己的观念转变也有很大关系。第一,对人口贩卖的全国性关注和痛恨,是最近一两年内到达顶峰的,最近又发生“呼吁人贩子判死刑”的公共事件,可以说,以前关于郜艳敏的报道被翻出来后,正好撞在了枪口上。

第二,歌颂苦难的树典型方式,已经不再被主流价值观接受。一个被拐的女人,不管她多么崇高,多么无私奉献,也不改其被拐卖的事实。对这种事例加以宣扬,是在传导一种遇到罪恶要忍耐、要坚持的错误理念,而这种理念对于一些地方主政者而言,恰恰是有利的。

所有的无奈、失职,共同造就了一起无法追究责任的悲伤故事

对郜艳敏实施犯罪的人,可能涉及到的三个罪名是“拐卖妇女罪”、“强奸罪”和“非法拘禁罪”。其中,“强奸罪”和“非法拘禁罪”非常难以认定,而且目前的线索都来自单方面供述。根据刑法,拐卖妇女罪最高可判死刑,但有个20年的追诉期,郜艳敏被拐卖已过去21年,对人贩子的追诉期可能已过。

也即,即使这三个罪名涉及的都是非自诉案件,现在也已经没有办法再对最初的施害者加以惩罚,这成了一起只有受害者、感动者,而没有被惩罚者的悲伤案例。

另外,根据现行刑法,“收买被拐卖的妇女,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不追究刑事责任”。对她现在丈夫追究责任,也不太可能。只能期望正在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中,对于收买被拐妇女、儿童的行为,将“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为“可以从轻处罚”的条款,能够让买家不再逍遥法外。 (腾讯)

网友热议▼

╰芳☆影ゞ:希望媒体尊重她本人的意愿,不要去干扰她正常的生活。当年她被拐卖的时候,没人拯救她,现在她适应了,又来骚扰她。不要打着所谓正义的旗号,去剥夺别人选择生活的权力!

浩渺星空:法律是震慑,惩罚犯罪分子的,人贩子必追究责任,无论时间久远与否。买家可以看情况,已经融入当地生活的,被拐者不愿追究责任的,可以不判刑,但可以处以拘役,劳动改造半年到一年,用以惩罚当初的错误(或视实情监外执行)。被拐者要追究责任的,依法判决。同时追究当地干部责任。这样既照顾了人情又兼顾了法律。

我瘦爱吃肉:那些理解不了的,只能说你们对生活的理解少之甚少。我们是绝对不支持拐卖,绝对的打击拐卖。只是一个女人,被拐卖了,这已经是很可悲的事情了,生了那么多孩子,年龄那么大了,让他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过,重新回家,重新来过,这是不可能的,拐卖是可耻的,被拐卖的人是可悲的,想回回不去,想走走不了,因为有孩子,有责任,生活所给一个母亲附加的东西,除了为人母的别人是理解不了的。她所能做的就是,既然 已经发生了,就让我来教育更多的孩子学会更多的知识来武装自己。而不是离开,开始另一断悲苦的生活。

枫叶书签:时间可以化解一切,郜艳敏在21年的时间里,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时候,我们不要苛求她能干什么,或做到什么样的(你想象的)结果。郜艳敏说的对,“我想平静生活”“不希望家人受到伤害”,我们给她平静生活吧。郜艳敏已经是有爱心且善良的人了,不要再逼迫她成为我们人为的“有知识和大无畏”的人了。理解郜艳敏吧!郜艳敏,我们爱护您。

夏天的翅膀:卖人和买人的都判刑,人贩子抓住就枪毙。乱世用重刑嘛,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就因为中国的刑罚太轻,所以没有震慑力,现在已经发展到白天公开抢孩子的程度。再这样下去,被抢的孩子还要多。强烈呼吁;抓住人贩字就枪毙!

风华正茂:没有选择和退路,孩子又都这么大了,从一个农村到另一个农村,她能怎么办?

山海孤旅:最美乡村教师的荣誉是因为她在当地对教育事业做出了一定的贡献的肯定,这不能因为她是什么身份或者她的出身是什么而否定。她仅是一名普通的教师,不是法律工作者,不懂法是可以理解的,不能一味质疑她。作为懂法律的人就应该帮助她,让她揭发多年前拐卖她的人,让人贩受到惩罚才是正道。

无壮态:被人贩子拐卖,错不在她错在法制;你们恨她不懂反抗?你们应该恨的是教育体制;一个身体心灵满是创伤的女人,在坦然面对自己的人生后,作为旁观者的我们还因该去怒其不争吗?我们应该反思的不是社会问题吗?

鬼兔子:当一个人陷入不得已的困境时,凭借自己的毅力和耐心,争取了自己的生存权利后,无可非议,如果,你不可能为她做些什么,你就无权指责,你能做到的就应该是尊重和理解。我选择——理解!并祝福她以后顺利!

剑胆芹心:我选择了不理解,不是真的不理解,我知道她现在有了太多的无奈,如果这一辈子让她重新来过,她一定不会选择这样的人生。那么作恶的人没有受到惩罚,就是这个社会对她的不公正,她的忍耐和宽容是无奈的。

光影:没有买卖,就没有拐卖。买人和拐人的都要受相应的法律制裁。不能让犯罪者拿受害者当挡箭牌逃避法律责任。不能因为买方可怜,就允许他们伤害无辜者。不能因为受害者认命,犯罪者就可以不受罚。这只会助长拐卖风,制造更多的“郜艳敏”。

刘秀平:可以理解现在的郜艳敏的忍耐和宽容。现在她是一个斯德哥尔膜效应的典型。可悲的是更多的“坏蛋”把一件荒唐的事做得更荒唐绝伦。媒体在挖第9尺报道这事我觉得应该大赞。这样才能还人以真相、正本清源、扶正三观。同时也能让人贩子感到真正的震慑从而不再侥幸。

 
3上一篇  下一篇4  
 
   
   
   

赣ICP备09013134号
宜春日报社主办 地址:江西省宜春市行政中心府东路1号文化之窗 邮编:336000
电话:0795-7091083 7091085
所有内容为宜春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